共建广播声音生态圈

2021年10月20日,以“新声态﹒新范式”为主题的CSM长三角客户年会音频专场在合肥成功举办,会上阿基米德传媒总经理、总编辑王海滨借鉴于国内知名互联网服务商案例,呼吁打造广播行业生态圈,做大行业市场空间,丰富产品、形成多赢。王海滨认为,传统广播行业可以和在线音频行业以及物联网联动,从内容合作、版权联盟、技术互补、市场合作、经营联盟五大方面,充分利用各自优势强强联手,构建以音频为核心的产业生态圈。

图1、阿基米德传媒总经理、总编辑   王海滨




这几年困扰广播最大的问题就是收入,钱在哪里,怎么赚钱?观察广播实战能总结出来一些经验,可以总结为四句话:与政治协同,为品牌助威,做用户服务,创内容新品。同时,在不断尝试中还可以总结出一个道理:我们的问题不是因为广播这种媒介已失去市场竞争力,而是在于对互联网时代广播本身变革的理解和开发不够深刻:第一个是内容,第二个是传播,这两点如果做不好的话,想去赚钱是非常困难的。

内容最大的问题是传统广播内容生产力与新时代移动互联网用户内容消费需求不匹配。传统广播调频台哪怕每天100条的原创新闻生产量,也是无法承接移动互联网用户的需求。换句话说,我们进入到了一个内容陷阱,一方面我们确实是持续保持了优质的内容生产,但另一方面内容生产力不足,传统广播正面临式微的发展困境:如果一款APP每天仅更新100条新闻是没有用户愿意去下载注册的,我们下载头条的原因是新闻永远时刻在更新。

第二就是传播,传统媒体为适应互联网传播发展特点,仍在不断努力尝试融合转型之中,传统广播建立自有APP平台的意义在于,它可以解决传统广播在移动互联网传播上的空白,使原有模拟信号的优质内容成为在移动互联网上可检索、可标注、可分享的内容,这是最重要的。但它没有解决传播问题,如何高效广泛的转播?营收是核心尝试点。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不解决内容制作和传播效率问题,营收模式的问题就是一个陷阱,也是无解的。


阿基米德的终极目标是共建中国广播声音生态圈,这个是一开始就想明白的:现在做互联网产品的市场目标和商业逻辑,必须是以整个中国14亿人口作为研究对象,如果不做面向最广大用户的APP,不可能成功,到今天为止我坚信这一点,所以我呼吁共建中国声音生态圈。


举一个例子,2020年阿里云整个业务增长量113%,连续三年100%的增幅,它的增长从哪里来?除了自身的生态板块以外,它还聚焦30多个核心行业、500多个合作伙伴,拿出个一千个行业核心解决方案,实现100%的增长。华为鸿蒙吸引了一千多个硬件伙伴,三百多个应用合作伙伴,五十万个开发者,2021上半年40多个主流品牌成为鸿蒙体验的新入口。


从不同行业当中挖掘可以做行业核心解决方案的人,进而切入到行业的核心,拿出行业的解决方案,进而实现自身的发展。这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创造的非常好的模式,就是利他主义的共赢模式:当我创造我的商业体的时候,考虑所有的利益相关体这个成果当中能不能实现共赢?这个共赢模式决定了你在移动互联网发展壮大能走到多远,不管看微信、抖音、淘宝等等,都是这个模式。

我们回看广播,它的体量并不小,从行业角度来讲,全国频率虽然在缩减,但截止去年底数据显示,现存广播2800个频率,数万名播音从业者,行业全年收入100亿,全年原创声音内容基本上不低于800万小时……这些内容完全可以从智能家居设备上继续发力,通过物联网使得内容和硬件结合,使广播能覆盖到更多的场景,触达到更多的人群。

在阿基米德六年,我发现音频流技术含量并不低,可供挖掘的价值也很大,所以我们希望通过建立一个联盟,联手全国广播来构筑音频生态圈,在构筑的过程当中要形成以音频为核心的产业生态圈,支持全平台、物联网多端音频内容需求的生产、分发和运营,不同机构企业可以根据自身发展定位,找到自己最合适的位置,通过这个样态来完成整个声音产业的构建。

物联网出现了之后,音频所需要的内容也亟待丰富,现有的车载场景下还做不到将沿途的商业或人文信息,以音频的方式呈现给用户的。同时我们也看到内容供给能力不足的问题,比如面对音箱,除了机器和机器之间的对话,人和人之间的对话、内容传播以及覆盖的对话在哪里?即便是在内容本身,版权、区块链版权联盟,包括技术的实践,这些都是要考虑到的。

今天借助CSM的这个讲台,我呼吁全国的广播电台,一起重构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我承认,在一个声音产业图上,去构建一个全国广播联动,难度巨大。想起六年前阿基米德初创。有人问,我为什么用阿基米德听广播?为什么用阿基米德交互?……这样的问题永远会有人问,为什么我要和全国联动?为什么我要和人家对接?所以坚定一个目标坚定的走下去不容易。


CSM对广播的了解其实非常深刻的,我期待CSM未来能够率先破除广播的地域化问题,比如今后CSM再看广播的时候,不是说为某一个单一电台生产它需要的数据,应该生产出不同节目在整个中国市场影响力数据,或者是整个中国市场对不同区域广播内容的关注程度,乃至于说节目类型和多少商业品牌的关联度,或者叫相似度分析,这些是我们非常期待看到的数据,也是全国广播电视台非常期待的,只有这么做数据的时候,才是有力的把整个广播向一个生态圈推进的非常好的抓手。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愿意和CSM形成密切的合作,我相信所有的中国广播电台也非常乐意。在目前的广播产业基础上谁往前先走一步就很重要,我认为今天所有在场的广播电视台的领导们,也同样期待CSM能在这方面为广播多做一点更辛苦的事情。


分享到:
栏目导航
       
                                                                                                           微信公众号